在瑞士,人們會特地去看一座古堡,去看坐落在瑞士蒙特勒的西庸古堡。

  歐洲的城堡星羅棋布,僅在德國境內,就有兩萬多座古堡。在英國,有女王居住的溫莎城堡,有完整堅固的華威城堡,有藏有絕世皇冠珠寶的倫敦塔……在歐洲大陸隨處可見古城堡的斷壁殘垣,疾馳的公路上,途中總會遇見那些停在懸崖邊上的形單影只的古城墻,它們獨自守望著潮起潮落,像遺失了歲月。經過時光打磨的古城堡棲息在大地上,沉寂在喧囂中,

  待無數游客的游走和撫摸逐漸將它們堅硬的石塊摩擦出黯淡的光來。

  夏至未至,高溫沸騰,從日內瓦坐火車到洛桑,再從洛桑的碼頭坐船到西庸古堡。輪船向著古堡的方向前進,尖利的船頭劈開湖面,船尾激起雪白的巨大浪花,明亮的風景在眼前綿延鋪展,山巒開闊,綠色蓬勃,站臺花團錦簇,等船的人漫不經心地泡在白晃晃的陽光下。

  火紅的列車纏繞著群山,火紅的快艇劃過湖面,相比火車和快艇的速度,輪船行進得像個龍鐘老人。甲板上的情侶在擁抱,穿古裝的女人擺好了拍照的姿勢,年邁的夫婦舉起咖啡杯慢慢抿了一口,嗚——汽笛聲聲,煙囪中冒出的濃煙隨風消散了。

  水波蕩漾,輪船火力全開,很快古堡近了,我們看到了西庸古堡。古堡建造在日內瓦湖三百公尺深的湖底,逐漸靠近的古堡恍如一種奇妙的流動著的東西,它由小變大,遠看像是漂浮在湖面上,越來越近時,它像是要振翅欲飛。

  從船上走下來,混進穿大袍子粗布衣服的人群中,和他們一起趕赴一場中世紀的大聚會。古堡陰暗的庭院擺放著小圓桌,小圓桌上鋪著白桌布,桌上的木籃子里放置著螺旋形的奶酪面包,人群在古堡里來回走動,他們頂著小尖帽,系著寬腰帶,汗流浹背,也有身材微胖的女人拖拽著大裙擺避開熱氣躲了起來。

  古堡頂上的瓦片層層疊疊,石頭飲水器水聲潺潺,時光打著轉,帶所有人一腳跌進了中世紀的軌道里。西庸一邊依山,一邊臨水,歷史上,是瑞士通往意大利的走廊,歷代統治者在此分兵把守,如同扼住咽喉。古堡形態古樸,石頭路面,木質樓梯,逼仄的走廊,內部陳列展示著各種器皿和武器。

  1532年日內瓦圣維克多修道院院長博尼瓦因主張日內瓦獨立,被鐵鏈鎖在石柱上達四年之久,直到瑞士人攻占古堡后,才將他釋放。三百年后,拜倫來到西庸古堡聽到了這段故事,寫下了《西庸的囚徒》,如今在古堡的石柱上依然可以找到拜倫的簽名。

  站在日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時,被古堡沉重的黑暗包圍,走過陰森的地牢,穿過灑落光影的大廳,拾階而上站在塔頂,當你掛起解說器,翻看旅游手冊,認真地做個游客時,你還能記起小時候那些先入為主關于古堡的傳說么,薩滿巫師的水晶球可以預言末日,枯枝覆蓋的古堡有幽靈在游蕩,冷峻的王子戰敗落馬從此杳無音訊,夜央三時長發公主低吟淺唱著哀傷……

  在三島由紀夫的《金閣寺》中,他提到過一種神靈叫“付喪神”,是指隨著時間的流逝,時間會凌駕于物體之上,歷時數百年后,時間就凝固起來成為這物體的形態??臻g起初被物體占據,后來變被凝結了的時間所占據。

  日本中世紀短篇小說《付喪神記》開篇寫道:

  “陰陽雜記云,器物經百年,得化為精靈,誆騙人心,人們把它稱作付喪神”。

  如此說來,此時此刻,我們周身的空氣和其它地方是不一樣的吧,頭頂盤旋的大風,是“付喪神”巨大的靈魂么?

看見古堡了看見古堡了
  午后時分,太陽西斜了,白光依然炙熱,坐在樹蔭下,不一會功夫,熱花花的光又撒滿了全身。光著上身泡在湖里的少年們熱鬧地講著法語,發音聽上去溫溫吞吞。從湖底翻騰而起的水花,咕咚咕咚作響,站在巖石上的少年一個縱身躍入水中,快速游向湖中央,光滑的脊背像海豚,起起伏伏閃閃發光。
  生活在此刻從容了許多,時間都過得慢了,手表的指針緩緩轉動,太陽在緩緩垂落。紅日西沉,晚霞的云朵像遠道而來朝圣的隊伍,從群山深處壓降過來。這一切在我眼前絢爛地展開,夕陽將天空分割成段,孔雀藍,櫻桃粉,柳丁橙,火山紅,奔跑在云層上面的顏色,繁華熱鬧,車水馬龍,明暗變化的顏色仿若浮生若夢,金色的光里充滿暗示。在鋪天蓋地的晚霞背后,天空依然是蒼茫無垠的蔚藍。星球依舊維持著各自的秩序,在宇宙軌道中緩緩轉動。
  待到紅日跌進地平線,泡在湖里的人群不知不覺悄悄散去了。湖水深吸著白晝的熱度,氣溫悄無聲息地降落。泥沙的冷氣從我的腳踝竄了上來。瑰麗斑斕的色彩將群山、古堡、湖水及一切的一切,緊緊鎖在了霞光中。
  古堡的影子垂直地投落在湖面上,余暉似濃稠的顏料被緩緩注入水中。湖水濃淡有致,天空的影子融在古堡的影子里,水里的天空與我們頭頂的天空并不同。
  長裙濕透了,濕漉漉的地方看上去呈一片黑色。我想我從未以這樣新鮮的姿態,眺望過一場完整的日落。古堡、湖水、孩童、晚霞、倒影乃至夜幕時分水中渾濁倒影的余韻,都在重復強化著我既稀罕又狂喜的情緒,而這一幕幕的日落,是每天每天都在重復的啊。
  明天,太陽仍會爬上天空,夜幕一樣垂墜,龐大的世界里,有人熟睡有人清醒,有人快樂有人悲傷。這明與暗,愛與不愛,希望與絕望,就只在一念之間,這一刻白天黑夜又輪回了一遍。
 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,每個人都有那么多不同的欲念,此刻,我們一起守望著滴答的時間,有所期待的,就像守望著遙遠處那不明來歷的光。這一刻,磅礴的風景闖進了心中,色彩和光影活潑地跳動,我看清了我想要的生活,是那么的簡樸明晰,我們一直想要的,只是再簡單一點的生活,要生活著。
  回程路上星辰初綻,已經沒有回程的輪船了。步行到公交車站等車,不透明的夜風里,草木馨香。遠遠看到公交車駛來,車燈在陌生的街道上投射著溫暖明亮的光,穿透了黑色的空氣。
  “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總是殊途同歸的?!?/div>
  每當這樣的時刻,我總會想起這句話。
推薦閱讀

相關視頻

更多>

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通行證注冊 | 產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Copyright © 1996-2015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0
国产女主播流白浆喷水视频